加入协会
校长论坛|后疫情下教育信息化如何发展?

导语


2020年12月2日至4日,为期三天的第12届中国(国际)商用显示系统产业领袖峰会(简称 CBDS 2020)暨2020深圳(国际)智慧显示系统产业应用博览会(简称 2020 ISVE)如期在深圳会展中心(福田)拉开帷幕。


本届CBDS 中国领袖峰会以“洞察经济趋势、把握产业机遇、共塑商显未来”为主题,分设主论坛+五场专题论坛,共计有32场主题演讲、2场高峰对话,围绕着“后疫情、贸易战,双循环、新基建、数字化,智慧商显产业发展路在何方”等话题热点深入探讨、交流和展示智慧商显产业的新技术、重点政策、重要商情,和创意方案。为智慧商显产业界、上下游相关产业搭建对接平台。众多业界大咖为参会嘉宾带来了多种角度的行业深度解读和市场解析,深入探讨对智慧城市、新零售、智慧会议、新广告业态、娱乐业以及新商业模式等多个相关领域的巨大影响与价值,精准预测未来十年商显行业的发展方向与变化趋势。




近年来,国家多次提出发展“互联网+教育”促进教育信息化。今年十月,深圳市委书记做客央视《对话》时表示,未来五年,特区深圳将会新建和新提供74万个学位,政府将为教育事业投入四五千亿。此信息经过各大媒体发布之后,迅速刺激了包括商显产业的研发和生产热情。过去三年,深圳在基础教育投入了1434.8亿元,年递增29.35%。


在《后疫情下教育信息化如何发展》校长论坛上,明德实验学校的鲁江校长、海韵学校的何云校长、南科大附中的黎小敏副校长、科学高中赵爱军副校长、文香深圳区域总经理彭三春、视源未来教育集团华南营销中心总监刘铮奕等四位来自高等教育、职业技术学院、深圳知名中小学以及两位智慧教育领域企业代表汇聚一堂,共话教育信息化新发展。




以下是12月2日下午2020教育装备与信息化(深圳)高峰论坛对话实录:


主题:《后疫情下教育信息化如何发展?》


主持人:深圳电视台宋庆娴


对话嘉宾:明德实验学校的鲁江校长、海韵学校的何云校长、南科大附中的黎小敏副校长、科学高中赵爱军副校长、文香深圳区域总经理彭三春、视源未来教育集团华南营销中心总监刘铮奕


话题一:

各位嘉宾,大家好,我们知道现在处在后疫情时代,教育信息化,在我们当今这个时代已经是不可避免的。我想问一下,后疫情时代,教育信息化该如何发展?有请各位专业领域的人士跟我们一起探讨这个话题。


后疫情时代,我感觉要看一看疫情对学校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次疫情,把我们传统的实体学校冲击很大,学校教育的作用都归为零了,那么大的校园空无一人,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学校还在停课,包括香港地区的学校。


疫情之后,突发的公共危机事件,经常冲击我们学校的常态化生态,涉及的不确定性是今后我们要面临的氛围。这样的情况下,应该从传统实体学校的围墙中突围出来,应该找到一个应对这种危机事件更好的教育时空,这是我们在后疫情时代要思考的问题。同时,常态化的生态中,学生接受教育的时间非常有限。一年也就是265天,其他的时间不在学校,这是教育的盲区,是我们没有顾及到的。


这个位置的领域,也是我们学校和我们的企业应该研究和开拓的领域。怎么样开拓?要利用技术的引领,突破传统实体学校围墙的束缚,我们要建立虚拟的学校,和实体学校互为补充,互为融合,构建一个新的教育体系。这不仅依赖与企业和技术,所以今天是非常好的论坛,能接受到很多企业和产品,让我们共同对话,共同探讨校企协同,开拓教育未来新的机会。


很多工作, 我们学校教育工作者是没有办法完成的,我们希望依赖企业提供很好的产品,实现我们的想法。我感觉企业的步伐很快,新的产品层出不穷。我非常认同刚才焦建利教授的话,但是得停下来脚步看一看学校的需求。如果学校的课堂模式没有变化,实际上就是没有灵魂的躯壳。所以企业听一听学校的需求,企业负责开发,学校根据现有教育教学和学校管理存在的问题,怎么样技术赋能解决问题。有人地区技术赋能教育,就是赋你所不能,靠学校的力量达不到的,靠技术的力量很好解决。





谢谢鲁江校长,刚刚您说到教育的改变,从需求出发,依托企业赋予技术的革新。我想问一下刘铮奕总监,后疫情时代,在技术方面是如何改进的?


其实刚刚鲁江校长提到的企业非常关键的节点,鲁江校长提到抗风险最弱的是需要一个固定的场景,我们需要一个固定的社会环境,而且所有的课程体系和教育体系的话,是基于这样客观存在实体存在的,所以遇到疫情,学生的学习终端。对于企业来讲,我们把技术端能够实现的,比如其他课程的呈现和信息传递的通路做得更加的顺畅,而且在使用上做得更加的简便。如果说我们的微课让老师传递给学生,让学生看日常的短视频的方式接受教育的话,这样的方式可能对学校常规的教学会是一个很好的补充。技术层面更多是在于老师应用端的需求做一些改变和其他方面的调整。




谢谢刘铮奕总监,我们供需双方是在不断的调试当中,现在问一下我们的需求方,也是我们的校长们,你们是我们教育界的领军人物,你们提出需求才导致我们有技术的革新。想问一下何云校长,目前在后疫情时代,比如上网课,一系列的需求当中,您认为用到什么样教育信息化的手段,您希望技术往哪些方面革新?


说三点,第一,表示感谢。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有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第二,疫情期间,感谢所有与信息化相关的企业对教育的支持,尤其是深圳的教育,2月14号以来,深圳中小学都开学了,感谢相关的人士为疫情期间提供教育帮助。第三,关于今天有很多企业的朋友们为教育奉献了一生的精力,为教育保驾护航。


简单的说,我希望企业的产品要有教师缘,就是说你提供的产品,老师喜欢用。一个学校的管理者,作为中层也好,首先要有群众缘,如果没有群众缘,没有人跟随。


演员要有观众缘,如果一个艺术家所呈现的作品没有人观看的话,会有什么后果。老师要有学生缘,所以在座的各位企业家,所有的产品,一定要有教师缘,你的东西,你所有的产品,老师愿意用。比如说我们最早的QQ,后来微信代替了,现在叮叮代替了微信,因为简洁,方便,愿意用。曾经有一个公司推荐一个产品,我去看了,说所有的产品,学生在下面用ipad点1是对,点2是不对,或者说选A、B、C、很多老师用了以后觉得效果不好。


资源呈现,要像动漫一样吸引人眼球,所有资料的呈现,能不能这样做?学生一定会喜欢,不要他喜欢都不成,能不能做到这样?


售后服务和产品销售,能不能做老年产品保健的心态,比如我的父母打电话给我,儿子,某某保健品又催我买,我说买,为什么?因为买的是服务,明明知道那个产品不是特别好,因为推销的人比我这个儿子对我父母还要好。我们没有时间陪伴,他们去陪伴,首先这个产品不是副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做,我相信没有什么做不好的。



谢谢何云校长,您说了是最基础的需求,因为不管未来我们的教育信息化如何发展,最终的应用端是每一位老师。现在信息化教育已经在改变着我们学生的学习方式和教学方式,我想问一下彭三春总,您能不能说一下,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哪一些教育的方式已经正在被改变当中?


首先感谢这次的会议,这次的会议给以后的教育信息化带来一定的发展,疫情期间,我们企业也好,包括用户方,学校也好,都在实行教育部的政策,所以这是一次重要的改革,不仅推动三个课堂的重要发展,其实也是大规模的教育改革。但是在改革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城乡教育不匹配,所以呈现的效果不同。有的地方好的设备可以通过政策引导,但是有些地方享受不到这种服务,并不是企业一定能够做到的。另外,老师的技术水平,有的老师在使用设备过程中,自己的使用习惯并不是特别好,并不是企业所有的服务都能跟得上的,也影响了教学。还有就是整个学生的状态,因为疫情期间,学生的放假时间延长,所以也影响了学生的状态。作为供应商来说,我们更多贴近教学,站在用户方考虑问题,并不是通过这个产品要赚多少钱,其实更多的是要打通家长、老师、学生的互动,才对未来的教学有更多的意义,谢谢!



谢谢彭三春总,我们现在在不断改进中,技术方的服务也在不断的改进。我想问一下,在后疫情时代,我们的孩子虽然恢复了上学,你们也是教育信息化的受益者之一,我们的孩子课后时间需要信息化时间完成作业,课后的时间,学校如何和家长进行互动,更有效率的利用信息化的手段进行教学,有请李校长。


大家好,我是来自南科大附中的黎小敏,我们学校是一所全新的学校,对信息化方面,我们高度重视,目前我们的设备是最高端的。今年疫情时期,我给高三的孩子上语文课,所以在2、3、4月,我都在线上上课,没有停。我自己感觉很舒服,我们老师在家里上课,不用每天上下班,来回要两个小时,节省的时间可以做更多的时间。后来南科大附中建起来之后要招生,主要的招生依靠教育局,我们在平台上给孩子们上课,给孩子们介绍学校,很多孩子和家长通过平台了解我们的学校。


我个人的感受是,我们未来更好的让学校和家长之间有沟通,希望这些平台更加智能化,为什么这样说?我们和孩子们在网上教学互动的时候,一开始很多网络是崩溃的,保障名校优先使用,别的关闭了,所以老师们的录音,视频,录像都要更加智能化。


第二,更具稳定性。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不通畅,上课效果受到影响,孩子长期对着屏幕,对他的视力非常不好。目前来看,恢复了正常的教学,走进了常态的教学。我们和家长、孩子的互动主要在QQ和微信上。

谢谢黎小敏校长,在疫情期间,虽然孩子们都在上网课,老师每天不间断的输出内容,但是我们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在新时期开学,孩子们的课程落下很多,因为家里的网课没有达到课堂上的教学效果,这是我们未来很担心的问题。教育信息化能不能解决,孩子能够积极的使用,提高效率,这也是一个问题。如何让孩子更高效的利用教育信息化,请赵爱军校长回答回答一下。


大家好,在疫情开始的时候,我们学校校长到一线的老师面临艰巨的任务,从整个过程来看,深圳市所有的学校一样,顶住了压力,顺利的完成了教学任务。但是在教学任务过程中,我们使用的信息化手段非常多,但是在使用信息化的过程中,我们基本的授课模式还是沿用课堂的教学模式。至于学生的学习效果,网络授课过程中,对学校、对学生、对老师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对老师提出新的要求,学生在网上上课有很大的自由度,实际上可以选择不学的。这对于老师来讲,就要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学生的缘,受到学生的喜欢。对学校提出的要求是什么?就是教学的管理,考评,学生的跟踪等,有部分信息手段可以实现,但是还是需要非技术手段完成。对学生来讲,这次学生在上网课,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把课程学得不好,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学生完成了学业,自主性强,自我管理高的。我特别要提醒为人父母,包括老师们,高中的教学非常的紧张,为了让学生多做题,我们没有给学生自由选择的空间,也没有给他们自主成长的机会。但是这次网络教学,我觉得正好是一个机会,是一个考验,让学生能有机会自我管理,自主学习,回归了教育的本质。


我们是培养会做题的工具还是培养有灵魂的人,我们是灌输支持还是培养学生的思维和创造能力,疫情带给学校新的思考,也是为人父母要思考的问题。

谢谢赵爱军校长,这是教育界一直探讨的,究竟是教书还是育人。我想问一下,教育信息化的使用者是否需要经过培训?如何让他们更适当的应用我们的技术手段,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能够很好的操作我们的新技术产品,有可能是因为操作不当,所以导致后期维修成本会增加。这时候,我想问一下校方怎么样宣传和培训应用这些信息化手段?


最好不要培训,设计的这个产品是傻瓜式的,拿来就能用,如果搞得很复杂,没有办法操作。因为人的惯性是很大的,要让他接受一个新的事物是很难的,这次疫情,给我们一次非常重要的全民总动员,不管是接受也好还是不接受,年轻老师还是年龄大的老师,都是干鸭子上架。所以学校教育变革氛围非常重要,认识到位以后,很快就掌握了,可以说是无师自通,甚至在培训方面,不要做太大的动作。我们所采用的都是一些便捷的,高效的,自动化的设备,才能让这个产品更好的落地。


在后疫情时代,我们考虑的是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方面,学校以外,用技术开拓更为广阔的教育新的疏通,让学生不在学校的时间和因为公共危机实践冲击,使得学校被迫停课的时间,我们的教育才能延续,这是可以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这是学校和企业可以联手开发的时空。


第二,向内,聚焦学校围墙以内,常规的学校教育教学能够正常进行的过程中,我们怎么样运用技术和新的产品提高我们的教育的效果,从什么地方思考?从现行教育的环节中存在的问题着手。文香的老总谈到想得比较深入,了解学校的需求。我们学校在关键环节备课,上课,作业,作业以后就是辅导,辅导以后就是考试,然后是评价,这六大环节中,我们从哪个地方着手,就看问题在哪。比如备课,我们组织集体备课不是很容易的,因为老师都有课程,不同的学科组组织在一起,同样的时间和空间,尤其是多校区协同是比较难的,怎么样用技术的方法解决。还有就是备课数字化的资源匮乏的问题。还有一个是上课,上课的环节最大的问题是优秀教师的资源分布不平衡,学校之间还是有差别的,一个学校的名教师还是有限的,怎么样利用技术的手段扩大优质资源的覆盖面,这是技术可以做到的。所以我听到远程课堂,双师课堂,直播课堂,同步课堂,专递课堂,主导教室改造,研发产品,让课堂的资源扩展到学校的其他班级,甚至拓展到新疆,这是非常有前景的。


还有就是课后的布置作业,作业的批改怎么样把老师解放出来,我们老师最大的工作量来自于批改作业,如何能够把老师从批改作业中解放出来,同时让他敏锐的把握学生的学情,这是可以思考的问题。


还有就是辅导,我们的痛点在课后,教师辅导环节是缺失的,因为老师的辅导是有限的,怎么样用自主辅导的方式,有一个智能化作业辅导的机制和产品把老师解放出来,同时解除家长的焦虑。家长最大的焦虑是作业辅导。


然后就是考试,我们已经实现了智能化的考试,智能批改,智能统计,智能分析。


还有就是评价,怎么样通过智能化的手段,更加有个性化。


从教育现存的问题,和传统的学校教育中很难突破的点出发和设计我们的产品,我相信一定大有前景。

谢谢鲁江校长,您提出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针对我们的技术提供方,我们的技术提供方也在台上。我们如何针对学校制作出简而不简的提供方案,针对我们的老师,我们花大量的时间培训老师是不现实的,花这个时间应用一个新的技术手段是不现实的。我们技术提供方是怎么样思考的?


其实对于我们企业来讲,严格意义上讲,我们更多是属于教育装备行业,而不是教育的实际过程中。教育装备行业,把国家的某项政策和产品做一个匹配,比如我们做三个课堂,很多人把录播划上等号。


但这是一个理解上的偏差,比如三个课堂的政策,我们从实践的角度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三个课堂是有一个层层递进和深入的过程。比如专递课堂,更多是复制,一台实用的录播可以实现这个作用。后面的名师课堂,名校课堂,需要名校对课程体系的传递。在这个传递过程中,我们企业只是提供技术手段,只是提供硬件设备,这个硬件设备再怎么好用都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对企业来讲,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做的是深层次的为老师服务。假设我们的校领导制定了某项政策,他最关注的是执行。在执行环节,老师一定会有很多重复的环节和重复的工作,一个同样的功能动画需要几十次的重复,同样一个图片的截取,这个事情企业可以做,我们的驻校服务人员可以这件事。而且在服务的过程中,我们可能生成很多方便校领导管理的小数据,比如什么样的功能最能够吸引学生的眼球,而什么样的功能是老师最喜欢的,老师一般在什么时间段的积极性更好,信息化应用的手段的频次会更高,把这些小数据传递给校领导。方便他们对下一次政策的调整作出决策的依据,这对我们企业来讲,我们能做的就在这里。也就是说为真正执行的工作提供更好的服务,让老师轻装上阵,让政策的执行变得更加的通畅。

我相信通过这个问题之后,装备提供方和校方之间有更深的了解,更好的进行信息化的教学。今天在舞台上的时间有限,感谢各位校领导和技术方给我们提出这么多的建议和意见,也希望在未来,我们能够在教育信息化的领域能够深耕,为我们的教育发展作出进一步的贡献,感谢各位。

2020/12/24 16:13:56

上一篇: 重磅发布 | 《2020 年中国商用显示产业发展白皮书》 下一篇: 第四届中国(深圳)智慧新零售系统产业高峰论坛